纹理

神のまにまに

歌名见标题
很暖的一首歌
准确地说,无cp向……毛个cp都没有…… 如果要吃,请站山all(笑)
山姥切国广 团宠 山神设定
b站上有类似的视频……不过跟我这个不太一样_(:з)∠)_构思差不多了准备写了才发现的,不过没关系……应该吧,毕竟那个是全员本丸向的,这个更偏向于切国视角……还架空_(:з)∠)_
——稍微说得多了点
无任何历史要素
ooc
渣文笔
避雷注意w



原本还是晴朗的天气,忽然下起了雨。幽美清丽的山涧景色顿时被烟雨笼罩,模糊了起来。

“哇,怎么回事,明明天气预报说这是个大晴天啊?”登山者腾出一只手擦去糊在脸上的雨水和叶子,头也不回地问身后的同伴。

“……”

“嗯?累了?听说这座山里还有过妖怪出没呢,哈,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唔,前面有块石头,抓紧点到那么去避避。你怎么不说话呢,你不是个话痨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毛巾,一边擦着被雨水砸得趴软的头发,一边扭过头……

他的同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白色的飘忽不定的东西,在雨水的浸透下像虚无一样逆着风慢慢飘浮。

“啊——”这令他想起幽灵一类的东西,或者是——他刚刚否定过的传言。

不明物体罔顾他惊惧的神色,也可能是在雨水的模糊下根本没看清。它越飘越近,登山者的眼睛也越瞪越大,终于到了一个极限,卡嘣一声死死地闭上,晕过去了。

“……我原本只是想把他带到他同伴休息的地方的……”山姥切国广抱膝坐在某个阴冷山洞里的,由于长期闷闷不乐,身上披着的白色布料已经出现了长蘑菇的趋势,“我只是……想帮个忙……”

“啧——稍稍惊吓就受不住,”鹤丸国永盘腿坐在一边,波的一声揪下山姥切国广身上的一朵蘑菇,举到亮处细细端详,一边说,“不过你也有把晕过去的他运到目的地啊,这已经很好了——要知道,这种事你完全不用做的。”

“那个,那个雨是您下的吧……”被举高高的蘑菇细声细气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发出声音来的。

鹤丸国永一把扯住蘑菇的伞盖表示承认,“不就是下个雨而已,前几天有两棵树逼着我干的。”

“可是——”

“哇——小蘑菇别什么都不懂就来这瞎闹,当心哥哥把你炖汤吃掉。”鹤丸国永一把把哭唧唧的蘑菇插回它原来待着的布料上,顺手拍了拍布料,权当拍了拍布料下的脑袋。“失落啥?你看你都长蘑菇了,其他人看到会吓死的——‘天呐噜山神大大居然也会长蘑菇……’什么的。”

“可是……我完全没有可以担当得起山神这个位子……”山姥切国广伸出一只手把布往下拉,好不容易回到原位的小蘑菇差点滑倒。“你看,我一直在试图做好它……可是感觉失败了这么多次……感觉跟哥哥相比……不值一提。”

鹤丸国永腹诽道你若是把布揭了估计一个个都巴不得你帮忙,“你看,你从现世起,便以山神之职庇佑这座山,我们也一同随君左右……你每天没半点山神的架子,我们都没有怨言。”

刚站稳的小蘑菇也用伞盖蹭了蹭布料,“我们也都很喜欢您哦。话说‘哥哥’是什么。”

“就是斩杀了妖物的那位啊。”鹤丸国永没了蘑菇玩,只能懒洋洋地靠着石头上。听到小蘑菇提问随手折了根草打了个结。“据说是非常强大的存在……呐,不过他早就外出游历去了。”

话说山姥切国广的那位兄长真的是近乎神一般的存在,在山姥切国广还未出世,便斩杀妖物一战成名。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便是山神的时候,他淡然一笑,从某个长满蘑菇的山洞里抱出一只半径仅十多厘米的白团子,道这便是山神,众人皆唏嘘不已。

后来又把白团子硬生生拉扯到一米七,就挥挥不存在的衣袖,随风不见了,只留下可爱如初的白团子和挥动白手帕的众付丧神。

鹤丸国永为小蘑菇讲述完这如同编造一般的故事,感慨如果是孕育山姥切国广的山洞还真有可能长满蘑菇。
惹得布料上的蘑菇附和似地纷纷大了一圈。

“山,山神大人怎么了……?”小蘑菇被其他蘑菇挤得皱缩起来,都带了点哭腔。

“害羞了吧。”鹤丸国永没心没肺道,“一说可爱就害羞,还长蘑菇,当初知道的时候都吓一跳——现在也是。”

“……”山姥切国广缩在一起不说话,倒有点像幼时球状的样子。

鹤丸国永善于察言观色,立马放下草结关心道:“因为出色的兄长而自卑?没关系哦,其实你也很棒的。毕竟是他的弟弟,不可能弱到哪去。”

“他刚刚只是在想怎么回应你而已。”三日月按着茶盖往杯子里倒入刚沏好的茶,顺便把杯子递给了山姥切国广。“这个孩子,还不太擅长于别人交流,你就这样拿他开玩笑,真是。”

“啧——就你话多。不过,切国?”

白团子左右晃了晃。

“讨巧。”

“哼,要你管。”

山姥切国广端着手里的茶稍稍拉开一点布料,好看清面前两个人上演的闹剧。

他很认真地看着,看到好玩的——比如三日月宗近发现了鹤丸国永放在茶台上的蛞蝓——还会轻轻地噗嗤一声笑出来。只是笑着笑着,原本就很小的声音慢慢消失了,嘴角弯起的弧度慢慢变直变平,最后恢复到平时的样子。

他站起身,把小蘑菇放到山洞的石头缝。小蘑菇也在看,一下子位置高了,视野开阔了,高兴地扭了扭。它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身后,山姥切国广一朵一朵轻轻地摘下蘑菇放在潮湿阴凉的地上,然后抖了抖布料,离开了这个山洞。

-tbc-

原本只是个短篇,不过就酱了,越写越长
是给失落的友人安慰系文,不过她应该看不到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过这个脑洞啊……
当初听歌看mv的时候感觉与被被异常相配呢(笑)


【三山】+♂

三山
学院paro
ooc
渣文笔
避雷注意x
题材来源见标题x
硬是把一首小黄曲改成了纯情校园……(没救了)


三日月宗近最近一直在偷偷关注那个新来的转校生。

一直戴着帽子,几乎从来不和别人说话,与优秀理科成绩形成巨大差异的文科,永远只坐在教室的角落里。

这些新鲜的消息足够让学生热闹一阵子,只是,那个人实在是太无趣了。不消一个星期,有关于转校生的新闻就被各种奇怪的无关紧要的八卦遮住了。

只有身为学生会长的三日月宗近还在持续关注着。

过去三日月宗近一直在好奇“学生会长”这个唾手可得的称号到底可以用来干嘛。至于从弟弟口中听到“低年级里新来的转校生”这个新闻,也没有拐角新开的丸子店重要。

直到某一天,他在整理学生资料的时候,无意间翻到了这一张……

“诶呀,是入学申请书呢,似乎是因为搬了家,而不得不转校的原因。嗯,这人长得……头发是染的吗?”三日月宗近嘟囔着,“长得还挺不错的……山姥切国广?好熟悉啊,似乎在哪里听过。”

“你知道学校里有个黄头发的学生么?”放学后,三日月宗近与弟弟小狐丸走在一起,聊着聊着忽然问起这件事。

“黄头发的……真是难得啊,居然因为关注一个同学而特地向我询问。”小狐丸揶揄道,“喜欢的人?”

“不不不,只是稍稍有些在意呢。”三日月宗近笑着连忙摆手,“毕竟学校禁止染发,作为学生会长我可是要特别监管的。”

“啧,这可就让你失望了。人家是海龟,金发是天生的。唔,就是那个前几天我向你提起过的山姥切国。”

“转校生……么?”……

有的时候,三日月宗近会在周末到山姥切国广打工的咖啡馆,一待就是大半天。

你喜欢那个一直戴帽子的侍者?隔壁桌的妹子会这样搭讪。

你盯着我的侍者很久了诶。经营咖啡馆的大叔也会这么说。

怎么可能呢?不过是稍稍有些在意罢了。三日月宗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消瘦的背影。他穿制服的样子真好看。

诶呀……走过来了。

“抱歉……请问,您有什么不满的么。”

哦哦,连声音都这么温柔。“完全没有,咖啡我很满意,这次的似乎比上次的更香。”

“……是吗,因为我看你把送来的咖啡放在一边,一直端着柠檬水在喝……就来问一下……”

“……不过是用于刺激一下味蕾罢了,这样之后喝咖啡会感到更加醇厚,可以品尝出平时尝不出来的感觉。”

“……真的吗。打扰了,真是抱歉。”

就是这样,怎么可能喜欢呢,哈哈哈。

“你这样不被别人称作变态,还真是多亏了你的那张脸。”在客厅里兄弟一同做作业的时候,小狐丸忽然压低声音这样说。

“哈哈哈,怎么可能。”周期函数……唔,这曲线好像山姥切国广的腰线啊。三日月宗近埋头做题。感觉就连一向无聊的数学也变得有意思了。

每次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在体育课上休息的时候,老师总会答应,毕竟三日月宗近是优等生。

不过这次,如果不休息的话,会错过山姥切国广的篮球比赛啊。三日月宗近独自一人坐在领奖台上,眼睛控制不住似地看着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山姥切国广。

诶呀呀,热的话,帽子摘下来,领口的口子解开两颗,长裤也可以换成运动短裤……想一想真是让人心动啊。

嗯——休息的时候扯着衬衫的样子,喝水的样子,用毛巾擦汗的样子也很棒啊。三日月宗近看着不远处正在和同学聊天的山姥切国广,伸出手,摩挲着自己的喉结,露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没法相信的笑容。

诶呀呀,毕竟自己已经是到了青春期的男孩子了。

放学了后,三日月宗近找到了留下打扫完卫生的山姥切国广。

“……学长”山姥切国广把扫帚和簸箕放到了柜子里,抬起身看着三日月宗近,“有什么事么?”

“也没什么大事哦。”三日月宗近猛然凑近山姥切国广,把他挤在墙与身体之间。由于这种姿势,双方脸离得极近,近得可以看清他金发下的青色瞳孔,因为过于紧张而放大的瞳孔,以及他眼中的自己。

三日月宗近对此很满意,他慢慢靠近山姥切国广的耳朵,此刻那里已经充血通红。

“我有在忍耐了,只是忍耐不了啊。”毕竟是男孩子嘛。

-end-

然后山姥切国广就把三日月宗近揍了一顿(此处应有掌声hhh)

感觉+α妹子版本的+♂莫名地适合……
稍稍试一下
“三日月学长平时一般吃什么?”
“蒲公英”
“那个……”
“蒲公英”
“……”怕不是石乐志

“啊啊,好可爱……”
“啊~好可爱哟……”
“切国,好可爱啊”
“三日月学长也……”
“很美丽……”
“这是当然的啦哈哈哈”(凑表脸)
(商业互吹x虽然两边都很漂亮就对了……)

再试试96猫的?(怕是要开车)
“呼……啊不要……不,不要啊”
“啊啊啊……不”
“都叫你住手了”(噗嗤)
“好哒”(血流如注)
估计是被被被砍死的hhh
(果然还是不太会开车啊hhh)

[三山]橘猫橘猫end

三山
ooc
渣文笔
避(刀)雷注意
应该是结尾……吧?hhh
小狐丸日常背锅hhh不过小狐丸是个好孩子啊hhh




“今天你与医生有预约……别忘了。”

“嗯,不会的。晚上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甜甜圈。”

“都说了我不喜欢甜甜圈。”

由于前几天刚刚遇到弟弟,在看见弟弟被同居人惊吓到而感觉开心的同时,也为弟弟带来的例行检查而感到烦恼。

“你都偷偷躲过了好几次了,真是的,再这样我可是要把你绑过去了。”

原话是这样的,似乎是有了其他兄弟撑腰,弟弟的语气稍稍强硬了一些……不过……

“你再这样,我要把你出柜的事告诉石切丸他们了。”

好吧,还是有用的。

在得知要去心理医生那里进行检查的时候,切国表现得有些不太情愿。“真的要去吗?”

“没办法咯,不过别担心,七年前我也有在那里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的。”三日月先生小心翼翼地拆开一盒甜甜圈,抬起头安慰坐在对面的切国。“都很熟悉了呐,哈哈哈。”

“因为我弟弟太死板了,估计是对我们间的关系有些别扭吧……不过那个医生倒是挺开明的,哈哈哈。”

“如果我当初……”青年缩在椅子上嘟囔着

“说什么呢,这可是我自愿的呀。”三日月先生选了半天,留下一块黄色的,连着盒子推过去,“其实我的家人都很好的,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你当初……是初中吧,为什么……”

“因为学业压力?不……是……诶呀,好像忘记了,早恋?不管了,哈哈哈。”三日月先生也不介意自己的好意被撇到一边,随便披了一件外套,“我走了呢,会给你带甜甜圈的哈哈哈。”

…………

结果回来的时候,切国就消失了……

是被抛弃了么?

因为有些伤心,就接受了弟弟的建议,换了一个地方住。

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有一只猫,平时也有人来打扫,偶尔去心理医生那里聊聊,心情好的时候给自己做丰盛的正餐和甜品。

真闲适啊……

…………

“医生说我最近状态很好呢,哈哈哈。这些都是被被的功劳,所以我带了你喜欢吃的小鱼干……”

原本是一推门就可以看见向自己奔来的猫,如今却一点影子都没有。

“被被?”

三日月先生随手把印有小鱼图案的袋子放在一边。“不出来就没有小鱼干吃了。”

可是三日月先生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无论是平时猫咪很少去的卫生间还是平时用来晒太阳的阳台,都没有它的踪迹。

“……”

“没关系,他很快就会回来的。”三日月先生坐在沙发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望着窗外慢慢下落的夕阳,轻声说。

有一股太阳的味道。

“一定会回来的。”

“他答应过我的。”

……

“三日月先生?你还在做什么?你的家人在等你。”

“我在找我的猫,就是橘色的那只,有没有看见过。”

“橘色的……啊!因为之前它看起来又脏又破,还有些发霉了,就在征得你家人同意的情况下把它处理掉了,怎么了么?”

“……没什么,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end-

热烈庆祝三日月先生出院(鼓掌声.mp3)
这应该算是……烂尾了hhh
写的时候一不小心忘记解释他们到底怎么这熟了……不过没关系,逻辑上应该可以推出来……的吧hhh
“上帝与你同在”……总是容易歪到这个上面hhh
其实这玩意早就写好了,猝不及防地吃了某太太的刀,有感而发(什么鬼x)
就是结局了,非常感谢肯看完的你,毕竟我写到后面都有点乱,能不嫌弃真是太好了。
最近吃了不少糖,特别开心(说着拿出了刀hhh)话说这个似乎就是被糖齁住了了之后的产物hhh怪我x
嗯,再说一次,这是类本格系作。虽然可能我留下的东西不多x语死早+渣文笔+懒+逻辑废x
一切矛盾的地方,一切有重复的地方,甚至我写于末尾的留言都是嗯……线索(感觉好中二)。原本想把分析(大纲)发上来的,不过那个太羞耻了,就被我藏起来了hhh。自己猜吧。之后,还会继续写 糖的hhh
完了……拉肚子惹QAQ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能不嫌弃真是太感谢你们了QAQ

[三山]橘猫橘猫06

三山
ooc
渣文笔
避雷注意w





“今天能陪我一起参加同学聚会吗?”


“……我只是一个管家而已(还是被你强迫的)”


“诶呀诶呀,以前的同学都有伴儿了,只有我还是孤身一人。帮个忙?毕竟我们都这么熟了。”


“……只是你说的。”


“唔,太谢谢了,你看我连你的裙子都准备好了……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


就是这样把切国拐出了家。


“是很正式的那种……么?”切国一边拉低帽檐遮住周围人好奇的目光,一边不安地问道。“衣服……啊不,果然我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好……”


“哈哈哈,完全不用哦”三日月先生一把勾住切国的肩膀,“切国长得很好看呢……原本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不过现在……诶呀,舍不得了,哈哈哈。”


“……”


“完全不用紧张嘛,哈哈哈。还是说,切国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三日月先生随手从侍者的托盘中取出一支香槟,递给切国,“试试?”


“……我不喝酒……”


“嘛,算了,原本带你出去只是想让你好好玩玩的……不过自己玩也挺开心的,哈哈哈。”三日月先生没介意青年略失礼的行为,空出一只手与别人打招呼。


同学吗?切国想。三日月先生还真是受欢迎啊……在校的时候有很多女生喜欢?他注意到几束好奇的目光,看了过去,那几个身着礼服的女生就在角落里轻轻笑起来。


“看什么呢?”


“没什么……”顺便拿走了身边那个人手中的酒。“你喝太多了,有点熏……”


“……哈哈哈,是吗……”三日月先生一边笑着一边靠了过去。“好喜欢啊……哈哈哈。”


“……”耳朵有点红了。



……



“偷偷溜出去……没关系?”


“怎么可能,哈哈哈,同学之间都很宽松的。”三日月先生被切国架着,抬起一只手给自己扇风。“感觉怎么样?切国。”


“……如果有下次的话……还是不去了。”


“诶呀,这可不是你说得算的,哈哈哈……嗝”三日月先生忽然停了一下。


“?”


“嗯……我好像看到我弟弟了。幻觉?”三日月先生揉揉眼睛。

“怎么可能……你喝醉了?”小狐丸站在三日月先生的家门口,听到这话忍不住扶额。


“因为今天有同学聚会,一不小心就哈哈哈……”三日月先生眯着眼睛,“先不说这个,这位……切国,以后记得叫他嫂子,哈哈哈,真开心呐。”


“……”


“……”小狐丸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不过三日月先生误会着这一点。


“唔?不同意么?”有些伤心啊。


“不是这个……先不说这个,我只是过来提醒你这周要去做个检查……别因为兄弟不在身边就不好好照顾自己了……”小狐丸叹口气,烦躁地用手抓抓头发,“真的是……”


真是麻烦啊。


-tbc-




同学会什么的……不会写啊,因为没参加过……酒什么的也一样……完全没接触过x就瞎逼逼了x 满脑子82年的雪碧x
还有狐球……ooc过头了x
硬是给我写出了一种宾馆里吃自助早饭的感觉_(:з)∠)_
嗯……今天就不发赝作了,一鼓作气把正作的结局也发上来吧hhh明后几天再慢慢更赝作。
到了要补番的时候了……呀,700多,二周目什么的,难道不是看着看着就忘了么😂 这个都可以发

[三山]橘猫橘猫05

三山
ooc
渣文笔
避雷注意……
我已经开始自豹自弃

“你喜欢猫吗?”

“怎么忽然这样问。”

“因为他们很可爱的样子啊。”

“嗯……这倒是。”

“……”

“怎么了?”

“那个……能不能不要老是坐在窗台上。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哈哈哈,也许是我多疑了。”三日月先生叼着勺子趴在桌子上。

从他的角度来看,披着被子的金发少年逆光捧着线装书,长长的睫毛下垂遮住青色眼眸,白色的被单染上金粉,就像天使一样。

似曾相识……

“这是习惯啊。”切国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而且冬天有太阳是很难得的。”

“……总觉得要掉下去了……”三日月先生小声地说。

“嗯?”翻过一页。

“……”

“别担心,我不会这么不明不白就消失不见的。”切国裹着被子眯起眼打了一个哈欠,“好歹是你收留了我,我也要报完恩才能走。”

“……不说这个了。”三日月先生坐起来,随手把勺子丢进水杯里,无视某人“那是我的水杯”的抗议,站起身,几步上前随手就抽掉了切国的书。

“喂——”

“抗议无效。”三日月先生抱胸站在切国面前,笑容狡黠。

“陪我出去逛一圈吧,我可是宿主,哈哈哈。”

……

“为什么要出去……”切国头上戴着兜帽,遮住了一只眼睛,面无表情地在草坪中随处践踏。

“因为前几天喝茶的时候,听莺丸说这附近出现了一只野猫,一直想见见的。”与身边的青年不同,三日月先生像一只刚钻出窝的兔子,探头探脑的,又怕惊动了什么。“以前住的地方很少会有猫的踪迹啊,哈哈哈。”

“是吗……这一只?”

“嗯,……等等!”三日月先生刚笑嘻嘻地转过头,就看到一只橘色的小猫缩在青年的腿后面,看见他望过来的时候,还威吓性地发出嘶嘶的声音……当然一点用都没有啦。

“切国,”声音里带着从未有过的艳羡之情,三日月先生盯着切国的眼睛,“我们把它带回去养好不好。”

“……”青年撇过头。

“QAQ”

“……那么……我们在周围走一圈……回来假如猫还在的话……就……”青年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期冀的目光,说道,“反正也就两三分钟。”

结果回来的时候,猫已经不见了。

“你迟早会有猫的。”切国笑着安慰坐在长椅上长蘑菇的三日月先生。

“……切国。”

“嗯?”

“……你会不会忽然消失不见?像这只猫一样。”

“……”

“抱歉,我唐突了。”

“……不会的,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以……身份”

…………

三日月先生坐在窗台上,靠着窗户一边享受着久违的阳光,一边给猫崽子梳毛。

“诶呀,抱歉抱歉,用错梳子了,让你的毛少了这么多。”

被猫用肉垫拍了一下。

已经有猫了。

-tbc-

稍微拖了点时间,因为写到一半忽然想要一只被被桌宠,结果找了半天资源失效了……这是最骚的_(:з)∠)_就滚回来继续写x
顺便,忘记说了,正作橘猫的格式是类本格……稍微的提示,不过作为日常(?)也是可以的。

赝作·[三山]橘猫橘猫05

今天事情太多了来不及想脑洞,就当短篇读吧。世界观还是赝作的那个。

13
#作者对于肥橘是真爱(并没有)#
#如何正确饲养一只橘猫#
#论橘猫变肥的必然性#

早晨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三日月先生就看到一坨橘色的屁股,随着空调风微微波动。

假如是鹤丸的话,一下子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吓得窜到楼上的洗衣房,不过三日月先生可不会有如此失态的举动。

他戳了一下那坨屁股,“感觉……有点瘦啊。”

被被被戳醒了,闭着眼睛就往声源处挠去。

……

“到底怎么把猫喂得胖一点呢?”三日月先生以帮忙的名义闯到烛台切的厨房间,顶着一脸爪印,一边把西瓜皮与土豆丝混在一起,一边问烛台切。

“这个很令人苦恼啊。”他随手把蛋壳打进鸡蛋液里,脸上露出来烦恼的表情,“自己养的猫太瘦了什么的。”

“……”烛台切举着锅铲说不出话来。

“你也不知道么?也对,或许去问大俱利是个好主意,哈哈哈,麻烦了。”三日月先生最后把蜂蜜倒进绿豆粥里,然后挥手与烛台切道别:“虽然我帮了你的忙,但是你可不用说谢谢啊,哈哈哈。”

没走几步,就听到烛台切重重的关门声。

诶呀,太冲动的话,做出来的菜就失去了那种惊艳的感觉了呢。三日月先生想。不过现在还是猫更重要些,就不提醒他了。

……

“诶,大俱利不在吗?”三日月先生看着鹤丸问道,“只有你一个人。”

“哼哼,有事?如果问问我的话,或许还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回答呢。”

“……”

“?”

“没什么。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别的事要去做哈哈哈。”鹤丸什么的就算了,他太瘦了,感觉比被被还要瘦。这种人怎么可能知道把猫喂胖的方法呢?

……

三日月先生在街道的拐角买了一袋小鱼干,又上楼顺了一碟烛台切刚剥的虾仁,进屋找猫了。

“到底怎样你才会胖一点呢?”三日月先生有些心疼地摸着被被猫微微突出来的肩胛骨,“好瘦啊。”

“喵?”铲屎的你又在想啥……因为我瘦就嫌弃我?被被猫头也不抬地吃着虾仁,忽然有了一丝危机感。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某一天的晚上,三日月先生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见自己与被被猫在外面玩的时候,忽然有一块巨石从天而降。他一把把被被猫推开,自己却被石块死死地压在地上,动也没法动。

会就这样被压死么……他想。

然后三日月先生就醒了,他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把睡到自己胸口的被被猫挪到了枕头边,裹着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tbc-

自娱自乐的产物,被被猫由于品种问题是不会太肥的。

赝作·[三山]橘猫橘猫04

我懒

11
假如三日月先生在外面有了别的猫……ଘ(੭ˊ꒳​ˋ)੭✧

三日月先生:不可能的,在遇见被被前我天天被猫追,随便在公园坐下来都会有猫蹭我,猫看到我就冲我翻肚皮,在小猫旁边蹲下来,小猫就会勾着裤子爬到我身上,哈哈哈,我也没办法。结果养了被被后,猫见到我就跑……

被被猫:不可能的,我天天在铲屎的身上蹭,让他身上有我的味道,每一件铲屎的衣服我都打过滚,周围的猫我都用猫薄荷贿赂过了,让他们见到铲屎的就跑,不然削了他们的皮,至于离家远一点的区域的猫……说句实话,他们都是渣渣,呵呵x

烛台切:那个大俱利认识的叫本科的兽医,也就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拿着手术刀和猫薄荷威逼利诱我们伊达一家子,见到三日月就把大俱利养的猫都挪走,他还扬言要炸了我的灶台QAQ

大俱利:本科先生人很好,给了我猫薄荷……我的猫也不太想跟三日月先生搞好关系。

鹤球:……我也想被猫追着跑,然后我就带上了本科先生给的猫薄荷,哈哈哈,吓到了吧……唔,怎么可能会跟三日月那个家伙一起,我是要去约会的……不不不,你听错了,哈哈哈。

一期:我只是看着鹤丸不让他乱跑……不过本科先生送给我们的情侣围巾很暖和。真是一个体贴的人啊。

本科:我只是威胁了烛台切,送给大俱利猫薄荷,告诉鹤丸被猫追着会给约会的对方带来惊吓,然后再在送给一期和鹤丸的生日礼物围巾里缝了点猫薄荷而已……顺便,我把以欧豆豆家为圆心,半径5.0×10³km范围内的猫都警告了一遍。敢背着欧豆豆在外面有别的猫……呵呵x


12
网上经常有这种,把黄瓜放在猫身后,结果猫一看到就跳起来的视频……
虽然我的友人说她家的猫从来没有这样 其实我觉得是肥橘跳不起来
不过没关系,这样就可以写两个版本了hhh

到三日月先生家里来玩的鹤丸偷偷把自己从烛台切厨房里顺来的黄瓜放在了被被猫的后面。

这样他一定会被惊吓到的,哈哈哈。

拉完便便的被被猫,在猫砂上蹭了蹭屁股,慢慢挪过身:boring

鹤丸:……

鹤丸(扯着嗓子):三日月你家猫成精了吧

三日月(哈哈哈):是啊


等鹤丸一行离开家后,三日月先生偷偷地在被被身后放了一根黄瓜。

被被叼着小鱼干跳了起来,顺势落在三日月先生的怀里。

哈哈哈,黄瓜什么的,明明对猫还是有用的。
三日月先生抱住了被被,顺势揉了揉猫脑袋,收获了肉垫一枚。

-tbc-

说句实话,No.11里三日月先生经历的都是有真实事例的……周围发生的w
有点短……我不管x

[三山]橘猫橘猫04

三山
ooc
渣文笔
避雷注意~
这不过是一个老年人(并没有)养猫顺便想想(前)男友的故事(捂脸)





“猫似乎是无法感知甜味的。”


“喵?”


“没什么,以前听一个很不喜欢吃甜食的人说过。”


“喵!”


“是是是,我知道你其实很喜欢甜食的。只是你根本尝不到吧,哈哈哈。”



…………



三日月先生在收养了那个自称是切国的青年之后,慢慢得出了“这个人不喜欢甜食”的结论。


因为他看到自己放在冰箱里当储备粮的小蛋糕动都没有动过。


喜欢甜食的人绝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他想,莺丸就是这样的,控制不住自己喝茶的欲望,看到茶就忍不住伸出手。


自己也是的,很喜欢甜食到了连弟弟都有些受不了的程度了,哈哈哈。


甜食党和非甜食党是很容易发生矛盾的,那么


“切国,你真的不来一块小蛋糕吗,真的很好看啊。”


“不了……”


“啧啧,虽说你是被我包养……啊不,是我的管家……”三日月先生在切国冷漠目光的注视下连忙改口道。


“甜食会让人感到幸福的,你一直板着脸,应该多笑笑才对。哈哈哈,笑起来的切国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与你无关吧……”切国拉了拉衣服自带的帽子,一直到半张脸都被遮住了,才放手。


“诶呀,真是无趣呢。”三日月先生在水果蛋糕上面又垒了一块慕斯,嘴里还叼着一袋饼干。


“我去工作啦,你去外面买菜的时候帮我带几个甜甜圈。”他含糊不清地说道,接着用手肘推开厨房的移门,啪嗒啪嗒地走出去,伴着包装袋掉在地上的声音,掺杂着一两声惋惜的尖叫。


摔成泥的蛋糕也很好吃,就是有点浪费,哈哈哈。



结果到了晚饭的时候,三日月先生在桌上发现了一碗豆沙汤……


“我要的甜甜圈呢?”三日月先生对着在沙发上看书的青年不满地抱怨道。


“卖完了……”


“不可能!他们家的甜甜圈最早也就晚上7:00才卖完QAQ”


“没错,骗你的。”


“……那红豆汤是怎么回事!”三日月先生用勺子不断地搅动着,好稠,好稠……不喜欢……


“因为你说只要是甜的你都爱……”切国随手把书放在茶几上,然后端起同样装着豆沙汤的马克杯喝了一口,“其实这种甜度我倒是可以接受的,就熬了一大锅……你可以慢慢喝。”


三日月先生听到这里忍不住站起来直接冲到厨房拉开冰箱门。“没关系,我吃蛋糕就好了……”


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


“忘了说了,我帮你把那些都处理掉了……毕竟是‘管家’?应该是的。对你平日一些不正确的行为看不下去了还是要管管的。”切国把自己用被子裹起来,只露出抱着杯子的手和半张脸,“冬天了,喝些红豆汤对身体还是很好的。”



…………



“这些,可不是猫可以尝试的,太烫了。”


三日月先生把在一直在盛有红豆汤的汤碗边徘徊的猫仔抱了起来。


猫仔不满地用后爪扒拉那双手臂。


“也许等凉了你就可以喝了?不过这种味道猫是尝不出的吧。”


-tbc-

>
越写越独立…… 我已经放飞了自我
室友都是欧洲人……_(:з)∠)_……我只要有被被就满足了QAQ
*这使你充满了 写刀 的决心
学会了插入空行的排版方式hhh回车太麻烦了。
文中出现的红豆沙汤,是我去某家秦菜馆喝到的,特别对我胃口,在此提及。
……饿了,想吃咸的x

[三山]橘猫橘猫03

三山
ooc
渣文笔
避雷注意?
我已经预感到了烂尾hhh

山姥切国广醒来之后,乖巧地闹腾: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东西都不吃。只是把自己用被子包起来,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三日月先生把外卖送的粥和热茶放在茶几上,然后偷偷地用手指戳那一个白色的团子。

团子抖了抖

嗯……好像以前小的时候跟今剑一起偷吃的大福。

“那么,饭放在桌子上了,饿的话请随意。虽然很想看着你吃下去,可惜我手头上还有些事要做,工作什么的真是麻烦啊哈哈哈。”

三日月先生加重脚步,装出自己急忙走进书房的样子,还把门关上发出“嘭”的一声,暗示自己已经进书房了,接着踮起脚尖,悄声溜到客厅蹲在门后面偷窥那个白团子。

“……那个,”

哦!居然说话了,声音真好听,不愧是我带回家的哈哈哈。

“那个……其实我看到你了。对于像我这样落魄的人来说……非常感谢,但是我还是得离开……”

“你可是我在家门口捡到的人呢,”三日月先生坦然地从门旁边站起来,一副根本没听见对方说话的样子。“既然你无家可归,我又不嫌弃你,不如住进来吧。哈哈哈,我一直一个人还真的有些无聊了。”

“可,可是……我不是无家可归……”

沙发上的人有些慌乱,他一把拉下遮住眼睛的被子,想要表达清楚,却在对上三日月先生微笑着的眼睛的时候愣住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被自己吞进去了。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我暂时收留你,而在这段时间里,你帮我打杂吧,哈哈哈。我缺一个合适的管家。”

三日月先生笑眯眯地说,完全不管那个人惊讶的表情。

“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否麻烦……?不会对你造成困扰的。”

“……切国。话说你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让一个陌生人……”

“切国吗?哈哈哈,一看就知道是假名吧。我叫三日月。”

“等等……”

“诶呀,你看我都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了,你也得有些诚意才行。厨房间刚刚出了点小问题,就帮我处理一下吧哈哈哈。”

……

“你到底对你的厨房干了什么!!”

“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看到你就不由自主地想给你烧顿饭而已。”

“我这种人……不值得你这样迫害吧……”

“跟这个没关系啦。就是看到厨房里一堆新的炊具,手有点痒。”


…………



“饿了吗?”

三日月先生把吹干毛的猫用干毛巾松松地裹起来,然后把一小碟牛奶放在它的面前。

小猫不满地伸出爪子扒拉开挡住视线的毛巾。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

看到它令人熟悉的戒备和鄙夷的眼神,三日月先生笑着揉了揉它的脑袋。

“……其实你就是他吧。帮我一起整理厨房?诶呀,现在似乎用不着了。”

回应他的,是一只带着奶香味的爪子。

-tbc-

回应他的,是一只带着奶香味的爪子。
仿佛在说:你个铲屎的……_______

说句实话……被被当近侍站在屏幕前说大段放置台词的时候……给我一种话痨的感觉_(:з)∠)_
写文的时候开始思考可行度……最后决定以这种方式(无逻辑,无可行度)
最后那段适合放分割线……可惜手机党还没有学会如何放分割线w

赝作·[三山]橘猫橘猫03

我懒



9
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的三日月先生是给被被猫喂牛奶的。

这时候的被被已经是个小猫妖了,知道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只是身体还太小了,还没法反抗。

三日月先生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被被猫喂了一个多月的牛奶。

不知从某天起,被被猫开始吐奶了,无论三日月先生采用什么样的方式,被被依然照吐不误。

哈哈哈,真是困惑啊,是他开始嫌弃我了吗。
走投无路的三日月先生抱着饿了两顿的被被猫站在伊达家大门口,对着一脸茫然的烛台切笑得无奈。

烛台切没有饲养宠物的经验。

同居的大俱利养了好多只猫,但完全没有照顾过刚出生不久的小猫。

“这片别墅群的南边住着一位兽医,虽然不是很熟……你可以去找他,是个很可靠的人……”
最后还是大俱利提出来有用的建议。

三日月先生谢过了伊达家,抱着被被在别墅群的路上走。

这下子可没法迷路了啊
三日月先生揉着已经饿得有些迷糊的被被猫无奈地想。

来到兽医家门前,巧的是兽医刚好也在家。

然后兽医就把三日月先生吊起来打了一顿

“我的弟……这只猫为什么在你手上?”弟控的本科今天意外地愤怒了呢。


其实猫有乳糖不耐,所以喂养幼猫的时候要用羊奶。不过据说是喝一点(牛奶)也没事什么的。
hhh 是一只弟控的本科呢 正文里似乎没有关于本科与被被的故事 不过 赝作里应该会有很多互动 很喜欢弟控呢hhhh




10
猫薄荷梗
友人的家里有一只 很嫌弃她的 橘猫,友人为了跟她的猫玩,就用了点小手段hhh

大俱利偷偷地塞了一把猫薄荷在三日月先生的手中。

跟你家的猫闹不开心的时候,就给他点……这个吧……烛台切让我给你的。
说完就跑掉了,脸上还有点红,虽然底色太深看不真切。

不开心?哈哈哈,怎么可能呢,被被最喜欢我了啊。
三日月先生捏着一把猫薄荷想到,笑得一脸贱样。

结果当天晚上被被就和三日月先生闹矛盾了。

因为三日月先生忘记给他带烛台切做的好吃的凤尾虾球。

哇,出来看我一眼好不好,难道真的嫌弃我了,哈哈哈。
三日月先生非常不注重形象地趴在地上,努力将头挤进沙发与地板之间的细缝中。

没给我带虾球……是嫌弃我是杂种猫了吗。还有……其实你到路上走一圈都会有一串猫跟着你吧(╯°Д°)╯︵┻━┻,铲屎的你别太得意,朕怎么会嫌弃你x
被被缩在最深处,用沙发偷偷磨爪子,越想越气。

诶呀……哈哈哈,真没办法。原本大俱利给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用,结果……哈哈哈,真是造化弄人……
什么都没听懂的三日月先生站了起来,拍拍灰 露出来阴险的笑容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呢。

……

绝赞屏蔽

…………

被被清醒过来后,简直无法想象自己会干这么丢喵的事情。

他看着三日月先生那张傻笑的脸,忍无可忍,直接给了一爪子,然后迅速缩进被子里。

哈哈哈,兽医先生?他好像又嫌弃我了,真是麻烦啊。
第二天早晨,三日月先生连被子抱着被被,顶着满脸抓痕,站到了兽医家门口。

-tbc-

关于为什么要屏蔽……
说句实话,我码这篇的时候近侍就在我旁边擦本体,真的是,有点怂啊。
其实就是各种滚,蹭地板……可以参考花丸里的醉酒被。
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写不来
似乎感觉每个段子越写越长了!?原本真的只是段子的……www不管了hhhh